最佳电影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最佳电影 >

沉默的羔羊The Silence of the Lambs,

来源:未知    编辑:dede58.com    时间:2017-04-18 16:00

《沉默的羔羊》是一部改编自托马斯·哈里斯同名小说的惊悚电影,由乔纳森·戴米执导,朱迪·福斯特安东尼·霍普金斯等人主演。
该片讲述了实习特工克拉丽斯为了追寻杀人狂野牛比尔的线索,前往一所监狱访问精神病专家汉尼拔博士,汉尼拔给克拉丽斯提供了一些线索,最终克拉丽斯找到了野牛比尔,并将其击毙。
1991年该片在美国上映。1992年该片获得第64届奥斯卡奖最佳影片、最佳男演员、最佳女演员、最佳导演、最佳改编剧本5项奖项,此外还获得了第49届美国金球奖剧情类最佳影片、法国凯撒奖最佳外国电影等奖项[1]  。

克拉丽丝(茱迪·福斯特饰)是联邦调查局的见习特工。她所在的城市发生了一系列的命案,凶手是一名专剥女性的皮的变态杀人犯“野牛比尔”。克拉丽丝奉命去一所戒备森严的监狱访问精神病专家汉尼拔博士(安东尼·霍普金斯饰),以此获取罪犯的心理行为资料来帮助破案。汉尼拔是一位智商极高、思维敏捷但高度变态的中年男子,并且是个食人狂魔,他要求克拉丽丝说出个人经历供自己分析以换取他的协助。不久,又发了出现一具女

 尸。克拉丽丝发现了两个新线索:其一,死者背部被剥去了两块菱形的皮;其二,死者喉咙里有个小手指大的虫茧。据昆虫专家分析,这是源于亚洲的一种蛾,被称为“地狱昆虫”。
  又有一位女子被绑架了,这一次是参议员的女儿。克拉丽丝向博士求助,博士仍对她进行心理分析,克拉丽斯说出童年的最痛苦的回忆是父亲去世后的一段日子。博士提示克拉丽丝,蛾的特征是变,由虫变成蛹,又由蛹变成蛾,“野牛比尔”也想变,由于童年时遭到过继母的虐待,比尔产生了一种变态心理,他去过三家变性手术中心,但是遭到了拒绝……他们的谈话被主治医生奇顿窃听去,他想抢头功,于是对汉尼拔进行审讯,然而一无所获。 后来博士被转移到另一家监狱。克拉丽丝闻讯赶来,经过一番询问,汉尼拔了解了克拉丽丝为什么总会听到羔羊的惨叫,可正当她要求博士说出凶手的名字时,奇顿带卫兵赶来把克拉丽丝架走了。不久,博士利用奇顿丢下的圆珠笔的金属丝打开了手镣,杀死了卫兵,逃之夭夭。克拉丽丝一个人继续寻找线索,逐渐把对象锁定在一个叫詹姆·伽姆的人身上,因为他曾在海关提过一箱来自苏里南的活毛虫,还去过变性中心。克拉丽丝找到了“野牛比尔”的住处,她和凶手在阴森的地下室里发生了激烈较量,最后克拉丽丝击中了詹姆,救出了参议员的女儿。“野牛比尔”被击毙了,然而更危险的人物却又出现了。在庆功会上,克拉丽丝接到了汉尼拔博士的电话,电话挂断后,汉尼拔戴着墨镜,无声地进入人流,寻找他的猎物——奇顿去了[2]  。

叙事方式有突破
《沉默的羔羊》是20世纪90年代以来深刻反映美国社会犯罪问题的经典之作。影片故事继承了好莱坞恐怖片的传统,然而影片的叙事方式却突破了恐怖片的模式,它颇具匠心地将恐怖片与侦探片巧妙地结合成一体。虽然影片的场景设置以封闭的室内环境为主,缺乏激烈火爆的动作性,但由于采用了希区柯克式的悬念手法和现代恐怖片的心理分析方法,使得整部影片的情节扑朔迷离,将观众引入了一个象征性的人类潜意识的世界。影片通过探索人物心理疾患,试图探寻当代美国社会恐怖的根源,这使得影片的主题得以深化,寓示了好莱坞文以载道的策略(新浪网评[10]  。
电影语言的运用
该片有着非常出色的电影语言运用。这部影片不仅仅是一部侦破片而且还是一部心理分析片。在影片中,导演用了大量的篇幅来展现人物的内心世界,探讨人物的心理过程,而幽暗的镜头处理、高超的音乐运用和非正面表现的暴力镜头,更为影片增添了惊心动魄的紧张气氛,其艺术手法的运用令人赞叹不已。对汉尼拔的脱逃这一情节的镜头处理更是尤为出色,可称得上是电影中的典范之作。汉尼拔的脱逃方式,在很大程度上是通过侧面的描写来加以表现的,光影、色彩的运用更是为影片营造了极其出色的氛围,略去过程而只展示发生和结果的暴力场面处理更是令人紧张地透不过气来,比直接表现所能达到的效果可谓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影片最后的开放式结尾更为影片增添了无穷的意韵,仅仅是这一结尾就使影片跨入了更高一层的艺术层次(凯恩·博斯特尔评)。
艺术性为人称道
《沉默的羔羊》是一部具有复杂的情节和激烈的戏剧冲突的影片,也是一部相当出色的娱乐片。它的艺术性也很为人称道,那种精神上的对抗、那种“天使和魔鬼”的鲜明对比、那种建立在较缓慢节奏上的内在哲理性给人的印象是深刻的,所以它能在电影史上留下一笔(第64届奥斯卡奖评委会评)。除了恐怖气氛的营造,影片的社会命题也很有嚼头。警察为了捉一名杀人狂魔而不得不求助于另一名杀人狂魔,这本身就具有强烈的荒诞与讽刺意味。影片一直在寻找人类社会的恐怖之源,最后得出了一个“由于秩序本身的问题造成的,反过来危及秩序的犯罪病例”的结论,这使得影片从另一层面上讲又具有了一定的社会意义(《华盛顿邮报》评)。
角色塑造很成功
在影片中,演员的表演也是极其出色的。朱迪·福斯特再次展现了她那出色的演艺才华,塑造了一个勇敢而顽强的女特工形象,她将人物的感情和心理的变化表现得淋漓尽致,使人物更加生动感人。而扮演汉尼拔博士的安东尼·霍普金斯的表演,更可以说是达到了表演艺术的极致。他在片中的表演真可以称得上惊心动魄四个字。即使只是坐着一言不发,其神态同样具有极强的表现力。他那从容不迫而又显示出调度的话语和动作,使人对他既敬畏又着迷。虽然演的是个反派角色,却使人一点儿也无法对他产生憎恨之情,而是为他的魅力所深深折服。安东尼·霍普金斯的演技,在片中可谓是已经发挥到了极致。(凯恩·博斯特尔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