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佳电影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最佳电影 >

阿甘正传Forrest Gump

来源:未知    编辑:dede58.com    时间:2017-04-18 15:54

《阿甘正传》是由罗伯特·泽米吉斯执导的电影,由汤姆·汉克斯罗宾·怀特等人主演,于1994年7月6日在美国上映。
电影改编自美国作家温斯顿·格卢姆于1986年出版的同名小说,描绘了先天智障的小镇男孩福瑞斯特·甘自强不息,最终“傻人有傻福”地得到上天眷顾,在多个领域创造奇迹的励志故事[1]  。电影上映后,于1995年获得奥斯卡最佳影片奖、最佳男主角奖、最佳导演奖等6项大奖[2] 
2014年9月5日,在该片上映20周年之际,《阿甘正传》IMAX版本开始在全美上映[3] 


阿甘是个智商只有75的低能儿。在学校里为了躲避别的孩子的欺侮,听从一个朋友珍妮的话而开始“跑”。他跑着躲避别人的捉弄。在中学时,他为了躲避别人而跑进了一所学校的橄榄球场,就这样跑进了大学。阿甘被破格录取,并成了橄榄球巨星,受到了肯尼迪总统的接见。
在大学毕业后,阿甘又应征入伍去了越南。在那里,他有了两个朋友:热衷捕虾的布巴和令人敬畏的长官邓·泰勒上尉。这时,珍妮已经堕落,过着放荡的生活。阿甘一直爱着珍妮,但珍妮却不爱他。在战争结束后,阿甘作为英雄受到了约翰逊总统的接见。在一次和平集会上,阿甘又遇见了珍妮,两人匆匆相遇又匆匆分手。在“说到就要做到”这一信条的指引下,阿甘最终闯出了一片属于自己的天空。在他的生活中,他结识了许多美国的名人。他告发了水门事件的窃听者,作为美国乒乓球队的一员到了中国,为中美建交立下了功劳。猫王和约翰·列侬这两位音乐巨星也是通过与他的交往而创作了许多风靡一时的歌曲。最后,阿甘通过捕虾成了一名企业家。为了纪念死去的布巴,他成立了布巴·甘公司,并把公司的一半股份给了布巴的母亲,自己去做一名园丁。阿甘经历了世界风云变幻的各个历史时期,但无论何时,无论何处,无论和谁在一起,他都依然如故,纯朴而善良。
在隐居生活中,他时常思念珍妮。而这时的珍妮早已误入歧途,陷于绝望之中。终于有一天,珍妮回来了。她和阿甘共同生活了一段日子。在一天夜晚,珍妮投入了阿甘的怀抱,之后又在黎明悄然离去。醒来的阿甘木然坐在门前的长椅上,然后突然开始奔跑。他跑步横越了美国,又一次成了名人。
在奔跑了许久之后,阿甘停了下来,开始回自己的故乡。在途中,收到了珍妮的信。他立刻去见找她。在公交站台候车时。 阿甘向他人讲述了他之前的经历。于是他又一次见到了珍妮,还有一个小男孩,那是他的儿子。这时的珍妮已经得了一种不治之症。阿甘和珍妮三人一同回到了家乡,一起度过了一段幸福的时光。珍妮过世了,他们的儿子也已到了上学的年龄。阿甘送儿子上了校车,坐在公共汽车站的长椅上,回忆起了他一生的经历。[4] 

形象鲜明
该片表现出的善良、温情,触动了观众心中最美好的东西,展现了诚实、守信、认真、勇敢、重情等美好情感。阿甘在影片中被塑造成了美德的化身,诚实、守信、认真、勇敢而重视感情,对人只懂付出不求回报,也从不介意别人拒绝,他只是豁达、坦荡地面对生活。他把自己仅有的智慧、信念、勇气集中在一点,他什么都不顾,只知道凭着直觉在路上不停地跑(新浪网)[20] 
故事曲折生动、画面唯美亮丽、演员生动鲜活、主题深刻励志。饰演主角的汤姆·汉克斯将阿甘刻画得入木三分,感动了无数的影迷,而获得当年的奥斯卡最佳男主角大奖更加是对他演技的极高肯定。除了的表演出挑之外,片中更是出现了猫王、当时的已故总统肯尼迪等等名人,这些亮点都是用当时极其先进的视觉特效CGI技术实现的,证明了影片制作的技术含量极高。[21]  (1905电影网评)
制作讲究
另外,影片的拍摄运用了当时电脑特技的最高水平;如片头的羽毛,阿甘出现在旧新闻影片中;3k党人的旧照片转化为影片中的移动场面等,非常细腻逼真。用相同的场景制造物是人非的感觉是导演们常用的时间转换手法,除本片中这种顺时的过渡外,在逆时的情节中更是屡见不鲜,比如迟暮的老人回到原来的地方,眼前的老房子老建筑荒凉破败,往事顿时涌上心头,老人百感交集,又忆起当年热闹鲜亮的模样(时光网)[22] 
该片的音乐非常出色,尤其是片头部分。白色的羽毛在蓝色的天空下随风飞舞,美妙的音乐从极弱开始,渐渐清晰,仿佛一位天使缓缓飞临人世。任何人只要认真欣赏,都会感动于其中的美。如果没有这一段音乐,影片的魅力将会大打折扣(搜狐网)[23] 
意义深刻
这部影片的独特之处在于,它重新肯定了旧的道德及社会主体文化,宣扬了60年代美国的主流意识形态,同时它又否定了其他前卫的新文化。我想正是基于此,它才能深得美国民心(罗伯特·泽米吉斯评)
阿甘形象的塑造颠覆了正常世界中的英雄形象,与传统观念背道而驰,具有强烈的反传统、反主流性。他的所见所闻所言所行不仅具有高度的代表性,而且是对历史的直接图解。这种视觉化的比喻在影片的第一个镜头中得到生动的暗示:一根羽毛飘飘荡荡,吹过民居和马路,最后落到阿甘的脚下,优雅却平淡无奇,随意而又有必然性。汤姆·汉克斯把阿甘从历史的投影变为实实在在、有血有肉的人。阿甘是一个占据着成年人躯体的幼童、一个圣贤级的傻子、一个超越真实的普通人、一个代表着民族个性的小人物(新浪网)[20]